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< 企業黨建 < 文學藝術
文學藝術
温情的下午餐 ——读周瑄璞小说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
時間:2019-11-27    來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團

一個饑餓的年代,一個充滿溫情的故事。十月的青藏高原,雪花在窗外肆意地飄灑著,我就像小說中饑餓的小龍一樣在貪婪地閱讀著周瑄璞的小說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(《人民文學》2019年第三期)。讀著讀著,心裏竟湧現出一股股暖流,忽然覺得臉上熱乎乎的,手一摸,是淚。有多久沒有讀到這樣的小說了,我不知道。

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故事並不複雜,講述了在那個實行供應制的年代,萬素花和她的孩子們由于沒有都会戶口,爲了填飽肚子,想盡了一切辦法省吃儉用過日子,但盡管如此,她的幾個孩子仍免不了挨餓,無奈只好選擇讓兩個大些的孩子去食堂乞討,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好心的程阿姨,從此開始了兩年多的美好時光,每個星期日的下午,由他們的媽媽帶領著,去這位程阿姨家飽餐一頓。

小說講述了在那個特殊年代人與人之間的友愛、信任、尊重和理解,充滿了濃濃的溫情,讓人一讀就放不下。尤其是小說開頭對那桌幾乎沒有吃就離去的飯菜的描寫,那半條白胖的魚,去了靈動的糖醋裏脊,基本沒動的梅菜扣肉,還有那凝了一層白醭已經冷卻的冬瓜排骨湯,對于出生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、經曆過饑餓折磨的人們來說,充滿了無盡的誘惑。

小說中程阿姨是美好和善良的化身。她雖然身居都会,但自己並不富裕,丈夫遠在部隊,夫妻長期兩地分居,自己一個人帶著個名叫“壯壯”卻並不強壯甚至可以說瘦弱的孩子生活,但就是這樣一個人,在看到乞討的孩子和呂家的實際生活情況後,毫不猶豫地伸出友愛之手,從自己並不富裕的有限口糧中省吃儉用,對這一家人給予幫助。從此以後,每個星期天的下午餐,對呂家幾個孩子來說,不僅僅是一頓飽飯,而且是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。

每周一次的下午餐,使他們學會尊重人。尊重是互相的,第一次去程阿姨家的時候,萬素花特地燒了一大鍋溫水,讓五個孩子挨個在大盆裏洗了澡,穿上幹淨衣服,以後每次去程阿姨家,萬素花也都是這樣做的。洗幹淨手臉,穿上幹淨衣服,這是對人最起碼的尊重。程阿姨呢,每次萬素花娘六個去,屋子裏也都是打掃得纖塵不染,水泥地拖得锃亮锃亮,床單鋪得平展展的。

每周一次的下午餐,使他們學會不幹擾影響他人的生活。程阿姨住的是老式的蘇式三層樓房,一層三戶人家,公用衛生間公用廚房,爲了不打擾鄰居的生活,萬素花只敲了一下門,單元門就打開了,那個女人無聲招手讓他們進來。她的輕手輕腳影響了這一群來人,也都壓低聲音,魚貫進入走廊最裏面開著的一扇門。因爲床上的單子鋪得平展展的,沒有一絲褶皺,他們甯肯像一把紮起來的蔥站在屋裏,也不往床上坐。還有吃飯的時候,幾個孩子眼珠子轉著,心裏伸出無數個爭奪的小手,但不敢搶,倒像在比賽斯文。這一點,也無疑是程阿姨喜歡他們這一家的原因之一,雖然貧窮,但他們懂禮貌有教養,盡管這種所謂的禮貌教養都是裝出來的。

每周一次的下午餐,使他們學會了維護別人的自尊。在程阿姨和萬素花娘六個之間,她們都在小心翼翼地維持一種平衡,盡管這種平衡看不見摸不著。如,第一次去程阿姨家,臨走的時候,萬素花揭去枕巾和大床邊的細溜單子說,那我拿回家給你洗淨,下次帶來,程阿姨沒有反對。作爲女人,程阿姨無疑是最理解萬素花现在的心理,所以生怕哪裏做得有一絲一毫有損對方的自尊,這娘六個就不會再登門了。萬素花呢?除了教育孩子懂禮貌有教養,每過一兩個月,就會說,今後我們不來了吧,太給您添麻煩了。程阿姨都嚴肅地說,必須來,孩子們正在長身體,不能缺了營養,你這個當媽的,要負起責任。給戴了一個這麽神聖的帽子,萬素花也只好愉快聽從了。

小說中小龍母親萬素花的塑造,同樣充滿了溫情,可親可敬,她有著東方女性所具有的勤勞、善良、明理、堅韌不拔的優秀品質。如,面對困苦的日子,她省吃儉用、精打細算,一個人打兩份工,一份是在一個國營廠招待所幹臨時工,打掃衛生洗床單,另一份工是下班後在另一個國營單位的大食堂擇菜幫廚,沒有工資,管一頓飯,唯一的好處是能偷拿一點吃食,說是吃食,實際就是職工們倒掉的剩飯剩菜,她托一個大姐留給她,說提回家喂雞,其實只有一少半倒在雞食盆裏,其余的都進了幾個孩子永遠也填不滿的肚皮。受人滴水之恩,當以湧泉相報,是中國的傳統美德。在接受別人的幫助,而又無力回報的情況下,洗衣服洗床單,也許是萬素花這個善良的婦女表達感謝的最好的方式了。

每周一次的星期天下午餐,是一種對人性真善美的呼喚。小說中,不論是程阿姨,壯壯、還是程阿姨的丈夫軍代表,每個人的心裏都是充滿溫情的。特別是壯壯,每次萬素花帶著幾個孩子來,他都主動回避,一方面固然是因爲家裏地方小,但更多的則與他自小受到的良好家庭教育有關。尤其是在多年後,小龍上了軍校,壯壯選擇不去主動相認,而是害羞般轉開頭去,這是給對方極大尊重。

正如作家周瑄璞在創作談中寫道:每周一次的星期天下午餐,養育了這些孩子的身體,而且也充實了他們的心靈,塑造了他們的人格。

小說結尾,當看到二十多年後,萬素花帶著小龍和他的兒女們再次來到程阿姨家的情景時,我禁不住淚如雨下。是啊,不到一定年齡,沒有一定的生活經曆和閱曆,你永遠體會不到這種感覺。

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是對真善美的呼喚,我喜歡《星期天的下午餐》,因爲我也曾經曆、生活在那個年代。□王曉峰(義海能源)